公告版位

目前日期文章:200705 (7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 

一連著幾篇帶有「低氣壓」的網誌後,最近總算「雨過天晴」了。前陣子,正當我在煩惱那個死孩子要鬧脾氣到何時的時候,他便自動自發的跑來找我了!不過,如果不是他主動先來找我,依照他日漸低落的情緒看來,我也無法鼓起勇氣去找他談這件事,因為我會害怕,害怕聽到我無法承受的言語。

所幸,老天爺很眷顧我,也或者是他感受到我真心想跟他當朋友吧!在把那件事說明白之後,總算讓我落下心中大石。老實說,當初我很擔心自己終究是賭錯了,少了一個朋友不說,有可能還豎立一個討厭我的人,那種感覺真讓人難受!至於現在的情況,我也不敢說我到底是否做出了正確的決定。

tarmi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昔、私は映画だけヨーロッパについての文化を見たことがあります。

その時、たぶん本当にヨーロッパの友達がないだけど、文化の違った所の深みは本当にわからない。

tarmi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 

一張真心編織成的網,到頭來卻是為了束縛自己,我真的是個笨蛋…

我不懂為何人世間的事非得這麼複雜?更不瞭解為何自己老是一而再、再而三的被傷害?如果一切真的要歸咎於個性使然,我真得很抱歉,因為我壓根無法拋開這種爛好人的個性,我嘗試過,卻一次次的失敗…如果不是因為我是個笨蛋,為什麼我總是學不乖?為何我總要跟自己作對?

tarmi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May 20 Sun 2007 07:54
  • 仲間

 

「仲間.なかま」,中文的意思為伙伴、同事,又可引伸為好友的意思。但我想將我的「仲間.なかま」定義為友達以上、戀人未滿。

日本的生活從一開始就比想像中的順遂,我不得不承認老天爺確實待我不薄,讓我來這邊之後,不僅遇到親切的房東、認真教學的老師、友善的同學,更認識一群可愛的寮友們。在類似「寄宿家庭」的蓼蒼寮裡,大家相處起來的確很像一家人,至少可以說是互相關心的,這點讓我感到很欣慰。雖然之前有點不愉快,但現在都能有所釋懷,在怨天尤人之際,我開始感謝這冥冥之中,自有定數的安排。

tarmi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來日本已經一個半月了,目前上課的進度大致還跟得上,但這是在每天回家有做預習的前提下,可見預習真的很重要。預習之所以重要在於實在有太多沒看過的單字,每天總會有種單字背不完的感覺,我就姑且稱它是一種「背了就忘、忘了再背」的循環吧!雖然我想「這」也是一種學習,但有時會不免有些感概,因為忘的速度遠比記的時間來得快,或許真的要常用才會「銘記在心」吧!

至於我的會話能力,多少比在台灣時好很多,至少突破了不敢開口這個瓶頸,算是一大躍進!最近還跟室友去詢問關於手機的事(因為她的簡訊功能不能用),明天要陪她去看醫生,這兩件事全程都必須用日文交談喔!其實,我只會用簡單的單字以及文法說明啦,不過我現在都會厚著臉皮講,即使常會講錯,但我想有嘗試應該就有進步吧!

tarmi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May 06 Sun 2007 23:13
  • 瀞橋

 

住在蓼蒼寮的寮友們,扣除少數台灣人與中國人之後,就像一個小型的聯合國,有著世界各地不同的人種。而在這眾多的寮友之中,我最喜歡的外國人朋友就是「ヴォン .トロ.ブリッジ」了。他的本名是「Vaughn Trow bridge」,之所以會叫做「瀞橋」是因為「Trow bridge」的漢字就是「瀞橋」,但我們平常都叫他「ヴォン ド」,就是007電影中的龐德發音,來這個綽號是由同住在這邊的義大利人所取的。因為這個名字實在令人印象深刻,在他本人也不反對的情況下,大家都叫他「龐德君」了。

仔細想想,他應該算是我第一個熟識的美國人吧!因為在台灣,除非因緣際會,不然能認識外國人的機會其實並不多,尤其對我這樣怕生的人而言,主動上前攀談這件事應該稱得上是不可能。其實,一開始我跟瀞橋也並不熟識,剛來日本的日子,多數我都是當個安靜的聽眾,聽著他和其他人用流利的日語聊天,即使他覺得自身日語不好,但對於能這樣侃侃而談的情況而言,我已經覺得非常厲害了!

tarmi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  • May 03 Thu 2007 19:30
  • 換班

 

開始上課四天後,當我正在躊躇該怎麼跟老師開口說我想到中級班之際,導師竟然在課堂上調查想到A班上課的同學的意願,頓時很感謝老天爺有聽到我的祈求,雖然無法如願馬上就到中級班去,但至少可以換種上課方式…直到我進入A班一個星期後才發現,「這」就是我想要的上課方式。

與B班相較,A、B兩班的作業和考試大致相同,但A班的同學必須自修「大家的日本語」,平日上課時會補充其他教材,但對話的機會相對的少了很多,總之,A班的上課方式比較類似台灣我所熟悉的型態,所以即便是減少了對話機會,我也甘之如飴。所幸和平常一起住的寮友們感情不錯,練習對話的機會還是有的,總歸一句,現在的情況已經是掌握了「天時、地利」,接下來的「人和」,真的得靠自己的努力了。

tarmi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