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熊先生」是個外表含蓄、內心狂野的人,如果說的白話一點呢,就是:他是個悶騷的男人!

基本上,以我以前在學校聒噪的個性而言,這樣「沒沒無聞」的男同學,我是不會去跟他打交道的。因為在這之前,我無從知道他的內心狂野,為了避免自討沒趣的窘境發生剛開始,我們應該是屬於點頭之交的「陌生人」吧!

後來因為座位重新分配的緣故,我便坐到他附近,既然是鄰居當然就有必要好好的敦親睦鄰一下囉!畢竟以前在班上,我的「親切」絕非浪得虛名!(呵…)

我想,當年「座位洗牌」的意義應該是為了增進同學彼此之間的情誼所設置的吧!但是,我卻常常把它當作是一種「坐火車環島旅遊」的行為。每個獨立的座位就好比台灣各個景點, 每洗牌一次, 你便得聽從指示下車參觀。

等到車掌大人(即班導師)一發現有人在「破壞觀光景點」的同時,就馬上發出「逼!逼!逼!」的警告聲,請「某些」旅客移往下個景點。

其實,當時我能深刻感受到班導師「孟母三遷」的決心,不同的是在我們班上,她要遷移的不是她眼中的精英-「孟子」;而是像我這樣在旁擾亂民心的死孩子!所以囉,你每次想在哪個景點待多久,根本不是憑藉你的個人意志,而是班導師所下的「決心」!!

「逼!逼!逼!」警告聲響起,不管你是否願意!不管你從這個景點帶走的是一片心曠神怡,或是留下滿目瘡痍,你終歸只有一個選擇:走!因為你千萬不可忘記:班導師依「殘忍程度」區分下來的結果…「阿修羅」!

-後記-

算一算,我坐在熊先生附近的時間不久,我想,我應該是屬於老師眼中的死孩子吧!所以,我不也聽話的放棄掙扎了嗎?!

(つつく...)

創作者介紹

   兎に角

tarmik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