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逼!逼!逼!」警告聲響起!!拋開個人意願,現在是我該上車的時候,隨著「阿修羅」的督導,這段旅遊結束的很快,一切也該是走到尾聲的時刻……一個月後,戀情結束!

或許當初我根本不該去招惹老師旗下的「孟子」,但是喜歡就是喜歡,如果感情可以控制,人們口中的七情六慾,便不再是難懂的一件事!我不知道當初班上是怎麼傳這件事的,一些添油加醋的論調對我而言,全都置身事外!理由很簡單,因為我是當事人,我只看的到眼前的快樂,其餘的東西我不想、也不願感受!所以,當問題自己找上門的時候,我還一臉茫然!…我被老師約談了!

約談結束,記得我當時的憤怒不是三言兩語能說盡的。為什麼班導師要用「希望你以後不要影響他唸書!」為理由,就把我定罪了?!我真有這麼大的本事,可以讓他的生活全都以「我」為重,不食人間煙火嗎?!關於這點我非常質疑,我覺得自己變成讓他成績退步的煙霧彈,偏偏那個年紀的我們,成績的好壞的確操控著個人的生殺大權,尤其對於成績一向名列前茅的他!!

我忘了當時有沒有跟他說我被導師約談的事,只是,從那次之後,我可以感覺他的退縮,說不定是我感覺錯誤,不過,看不到他的誠意,我又有什麼好堅持的呢?!他有大好前程,我不應該當個討人厭的絆腳石,所以,我退出了!如果兩個人在一起,非得承受這麼大的外在壓力,又何必執著非要綁在一起呢?!於是,我們分手了…沒有任何的言語、信件,徒留兩顆受傷的心,或許該說是一顆心呢?!我只是你短暫的玩伴嗎?!(無言…)

-後記-

高中的時候,我們偶爾還有書信往來。信中他常跟我提到學業上的窘境以及他對未來的願景…我常在想,原來他念念不忘的一直是個人前程,雖然唸書本來就是學生的本分,但我還是有點怨他玩不起愛情遊戲,卻又躍躍欲試的心態。即使那種傷害對我來說無關痛癢,但是,我真的不喜歡那種莫名其妙被人打一巴掌的錯愕。沒人會喜歡的,對吧?!

大學的時候,偶然得知他在台中唸書。我們通過幾封mail,最後一封信大概提到他對新戀情的弄巧成拙以及他的無奈…事隔多年,他還是沒有變,在愛情國度裡總是跌跌撞撞,我想這或許這跟他的個性有關。不擅於表達的人,要遇到一個懂他的知己,談何容易?!我想,當年他也不是不懂我的傷心,只是不擅言語。只是他永遠不會知道,就因為他習慣將感情埋葬起來,也讓我們的感情石沉大海!

他曾說過,基於男女感情的立場上,我是個對他影響很深的人。回首過去種種,這句話讓我不知該如何反應,也讓我哭笑不得!習慣接受對方付出的一方,又怎會知道對方得不到共鳴時的無奈與心酸?!一句「你對我影響很深」的話語,對我來說,不具任何意義!

(終)

創作者介紹

   兎に角

tarmik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