開始上課四天後,當我正在躊躇該怎麼跟老師開口說我想到中級班之際,導師竟然在課堂上調查想到A班上課的同學的意願,頓時很感謝老天爺有聽到我的祈求,雖然無法如願馬上就到中級班去,但至少可以換種上課方式…直到我進入A班一個星期後才發現,「這」就是我想要的上課方式。

與B班相較,A、B兩班的作業和考試大致相同,但A班的同學必須自修「大家的日本語」,平日上課時會補充其他教材,但對話的機會相對的少了很多,總之,A班的上課方式比較類似台灣我所熟悉的型態,所以即便是減少了對話機會,我也甘之如飴。所幸和平常一起住的寮友們感情不錯,練習對話的機會還是有的,總歸一句,現在的情況已經是掌握了「天時、地利」,接下來的「人和」,真的得靠自己的努力了。

老實說,自從進了A班之後,我並沒有特別覺得自己了不起或什麼的,因為學習是無止境的,多比較只是多傷神、傷心罷了,但我跟自己說:「至少要做到現階段盡心盡力的狀態!」但或許有些同學的心態不同,覺得老師對兩班有著無形的差別待遇,進了A班之後,反而面臨著和寮友決裂的危機。

或許現在的我還不夠成熟,不足以面對這樣複雜的情況,只是當事情發生之時,我也只能咬緊牙關面對,即使得觸碰到我最害怕的部分,我也只能坦然面對。

坦然的結果卻是…分裂的事實被攤在眼前,或許當我覺得自己準備好去面對這件事時,自身並沒有足夠的能力吧!但一直以來,我都是抱持著以誠待友的心,逐漸龜裂,面對此種不堪,我只能相信時間會是最好的良藥,但良藥往往都是苦口才足以達到其療效的不是嗎?

不管大學時期、研究所時期,我往往成為學長們的「獵物」,也不知道是否是因為我過於親切,或是我看起來很好追,總之這些理不清的紛紛擾擾,一直是為我所厭惡的。那麼來到日本後呢?可悲的是情況一樣,但這次所不同的是,那些紛擾卻是第三人加諸在我身上的。打著關心的名義,實質上沒有關心的動作,只有看好戲的心情,或者是看笑話的心情也不一定,讓我當下深深覺得「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」這句話有多麼的令人感到沈重!

相形之下,來到這邊後最多的照顧,反倒都是來自外國人的關心,儘管語言不通,仍是有辦法跨越語言的藩籬,讓我感受到很多的溫暖!也不是說台灣的同胞真的這麼可恨,我並沒有一竿子打翻全船人的意思,但正因為大家都用熟悉的語言相處,所以你更能感受到在這背後強大的傷害,這是遠比被不熟悉的人傷害所要來的痛苦的。

天真的我,一直相信人性是善良的,但每當聽到關於自己的流言時,忍無可忍的情緒依然按奈不住,為此我掙扎了數日,現在的心情已逐漸趨於平靜,也瞭解到如果世事都能如我所願,或許身而為人就不再是件痛苦的事了吧!

昨天藉著酒力把陰霾的心情一掃而空之後,現在又有繼續走下去的力量了,加油吧!TOKO將!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armiko 的頭像
tarmiko

   兎に角

tarmik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