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往往越是在意的人、事、物,卻越是無法緊緊抓住。」雖然這句話的邏輯聽起來有點怪,但現實生活中,似乎真的是這樣運作的。人在情緒低落時總會有很多感觸,特別是我,從小到大,我只有在低潮期才寫得出動人的文章,如果生活過的順遂,寫出來的東西反而食之無味。或許是我一向習慣悲觀的過生活,否則又怎會一直踩著悲傷的步調,躊躇不前呢?

已經很久沒有這麼在意成績的事了,或許應該說我一直很在意成績,即使明白分數只能為你階段性的學習做個粗淺的評判,我還是很在意它。因為我總是希望藉著這樣的方式,來認證自己這段期間的努力,否則我不知道該怎麼跟自己交代,不知道該怎麼繼續向前,這是最可悲的例子,驗證我是個極度沒有自信的人。所以即便是不能代表什麼的成績,也讓我深深的痛苦。

老實說,我真得很久沒有收到這麼差的成績了,大學時期我有大半的時間拿來唸書,向來我的成績只有好跟很好的差別,其實我不太知道考不好的感覺是什麼。研究所時期,每科考試都以報告的形式來取代,即使要做好一份報告必須花上比考好的成績更多的時間,我依然在學業成績上交出漂亮的成績單。於是,這次的失敗,變成是一根針深深插入我的心裡,即使我覺得隱隱作痛,我也無力將它拔出,我有著自己說不出的無奈與失落。

昨天小朱的一番話驚醒了我:「如果我這次考試在聽力方面根本沒有下過苦心,又何必為了考不好這件事,讓自己這麼難過呢?倘若已經下了苦心,那就證明這段日子用的方法不對,需要重新回頭去檢視問題的癥結。」其實,我很驚訝以小朱的年紀會有這麼成熟的想法,沒有過份的安慰與責難,他以最公正的態度幫我撫平了心裡的傷口。

我知道自己向來是個吃軟不吃硬的人,每當遇到不如意的事時,往往只能接受柔性勸說,因為我也堅信這是讓我繼續走下去的原動力。或許在這過程中,我會哭泣,但這是一種必經過程,是我以淚水洗去不堪的一種歷練。雖然哭泣這件事真得很浪費時間且無意義,但我還是選擇以這樣的方式自我療傷。至於那些剛性的勸說呢?我想,我不是個很大方的人,這樣的用語我只能接受是由死黨的口中說出吧!

於是,在聽完小朱說的那些話之後,其實我很開心,開心自己在日本總算遇到一個能談話的朋友,他以中庸的立場所解說的事實,帶著他的安慰與鼓舞我向前的勇氣,在軟硬兼施的情況下,我被深深折服,也不覺得自己現在的處境有多麼不堪了。

從前學習英文時,我都不曾這麼努力、當然也稱不上我會多在意成績這件事了。或許現在的情況是因為我選擇了我喜愛的日文,所以即使我一再遇到瓶頸,我也會一再安慰自己沒關係,一再地告誡自己是我不夠用功。向來我就不是個聰明的學生,所以我也只能以這種方式讓自己前進。

老實說,每天的授課如果我不事先預習,我可能根本聽不懂老師在說些什麼,我沒有日文基礎,聽力也很差,如果連這點努力都不肯做,我真得不知道我為何要花大錢讓自己從頭學起。但其實我真得很恨別人對我說自己在讀死書,每當我聽到這句話的同時,就像自己的努力被全盤否定一般,我為何要受這種傷害?!

如果,任何人的任何一句話都能這樣傷害我,我想,我不太適合繼續生活下去,因為照這個邏輯推演下去,我根本無法過正常的生活!我努力過,也一直持續努力,不斷嘗試不再搶下他人手中的利刃刺向自己,但似乎這不是只靠這幾年的努力就可以改變的。

說穿了,是不是讀死書也是我自己的問題,那我為何還要這麼難過?是因為我絲毫不想承認這個錯誤嗎?我想,這在向來善於低頭的我身上,是沒有這種可能性的。我願意承認自己唸書的方式錯了,但另一方面,我只願意接受從朋友身上得來的經驗談,而不是一句玩笑話、甚至是諷刺!

或許說是諷刺是說的太超過了,但在我聽來就是這樣,難道是我表現的方法不對,所以我一再遇到這樣的事?即使我檢討了,我還是一再地重複這種錯誤,接二連三的事,我真得開始考慮要收起自己的熱情了。

來日本之後,我常不知所謂的成為箭靶,就因為我很關心朋友,所以我的關心往往成為別人攻擊我的藉口、甚至一再嚐到對方的冷眼相待,只因為我愚蠢的打著「關心」的名號,所以任何事都是我的錯!之前室友間的感情問題,我一再被當成擋箭牌在討論,明明就不甘我的事,只因為我想關心年紀比我小的妹妹,所以我做的任何事,都成為那個人追求她的阻礙。

為什麼他不想想是自己不夠魅力,不足以好到讓人喜歡他,而是因為我一再地重中作梗,所以讓他們的戀情告吹呢?反觀另一方的立場,我永遠都是那個一頭熱的人,既然對方都可以接受他人這麼無理的對待她了,我為何還要多事的替她抱不平?

我好累,真得好累,我不知道自己怎麼了,為何自己一再習慣對待朋友的作法,到了日本就全部失靈了?即使心裡明白是我自己太多事,但我還是覺得好難過,在這裡我找不到真心的人可以跟我談這些問題,我找不到可以放心哭泣的場所,出了房門後,我不知道有誰願意花一點時間憐憫這個總是扮演醜角的自己。

我越是想要抓住的人、事、物,越是會以加倍的速度離我遠去,學業也好、人際關係也罷,這些都因為我的執著而扭曲、惡化,或許該試著無為而治了。在學業方面,我要再找方法,直到找到一個事半功倍且適合我的方法才停手,否則我真得不知道自己為何而來?至於人際關係方面,我想,我不要再裝瘋賣傻了,或許這會讓我自己變得不近人情,但也總比一再地傷心來的好不是嗎?

既然大家看不到我的好,我又何必要厚顏無恥的一再推銷自己,等把自己搞得如此不堪後,再在絕望的深淵,等待永遠不會到來的救援呢?我要改變,我再也不要讓不懂得珍惜我的人,讓自己過得如此痛苦了!否則我將永遠淪為笨蛋、白癡那一類的人吧!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armiko 的頭像
tarmiko

   兎に角

tarmik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