話說在我決定放棄泰金寶的工作的隔天,我接到了東京威力公司的面試通知,2月10日

就前往新竹面試。要感謝小律那天有載我到德安二期園區,因為我是在回程的時候才知

道,園區附近的公車不太好等,如果當天讓我單槍匹馬的去搭公車,最後說不定又得仰

賴小黃車,才能讓我順利到達目的地。

有了泰金寶的前車之鑑,這次我有做了功課後才去面試。在面試前小律說會在外頭等我

30分鐘,如果30分鐘後不見我的蹤影,就得先回去上班。而這次,我又異想天開的想

我是應徵派遣的日文助理,最多30分鐘就該放我出來了吧!但事實證明,在面試前千

萬不要隨便撂下:「等我一下,我很快就會出來。」的這種狠話,因為繼泰金寶之後,

我又再度因為自己無知的猜測而踢到鐵板。

不過,各位看官請放心,像泰金寶這類的奇遇記也不是你想遇就能遇到的,所以這次面

試,我最多就是時間拖的久一點,其餘各方面都還算是正常啦!但正常並不代表過程就

一定順遂,這次的面試算是給我一個經驗,那就是做人萬萬不可以管窺天,否則得花無

數倍的心力去修正。不可以看不起你應徵的工作,即使只是名不見經傳的助理,也不代

表過程就一定會簡單。說到底,面試就是不可以大意的東西,因為你不知何時會遇到無

法掌握的狀況反撲你。

我的面試是從下午一點開始的,這次面試只有我一個人接受測試,我被帶到會議室後再

度拿到該公司的履歷表與一張簡單的日文問卷,不用說這次我在事前也沒被通知要筆試。

但如果有了上次的經驗,我此時還感到意外的話,那就是算我不上道了。而且,至少這

次的問卷是日文命題,不用再完一次猜猜樂,我就應該偷笑了。但當時我想到lulu的室友

曾跟她說過:「面試前的筆試通常都是用來拖延時間。」我又回想了我之前遇到的情況

預想著我辛苦寫著的問卷又再度進入碎紙機,待它發出一聲喀的泣音後,我的心血又要

再度化為碎紙片,想到我就想替它掬一把淚。但當我看到面試官的手上,拿著我剛剛的

問卷時,頓時我又陷入自己老是喜歡在面試時胡思亂想的自我厭惡中。

寫問卷的同時,我老神在在的拿出手機告訴小律不用等我的「好」消息了,40分鐘後待

我填寫完畢,我便自動自發的拿起分機請人來理理我。但只聽人事小姐說了一句請我稍

等後,就讓我在會議室空等半小時,現在回想起來,應該是跟我面試的人事主管外出用

餐到2點吧!但此刻我的個人猜想已不再重要,接著我就像犯人似的開始接受人事主管

以及人事小姐的交叉盤問,小姐A主攻日文的問題,主管B則扮演中文問題的考官角色。

前前後後,我被盤問了將近80分鐘,是的,請相信你們的眼睛,足足80分鐘我不斷的

在回答問題。就當我累到快說不出話時,主管B拿出了一張A4大小的新聞請我現場翻譯

天啊!難道疲勞轟炸也算是面試的一環嗎?

最後我當然是硬著頭皮將內容翻譯完畢,其實內容不太難,如果能給我多一點時間我可

以翻譯的字句潤飾的完美一點,但多說無妨,面試都已經結束了嘛。再來我想談談關於

面試的內容,它不外是為何我要放棄過去所學來跑來做日文的相關從業?都市計劃系到

底是在做什麼的?還有一些我的求學歷程等問題。比較特別的是我還被問到我的個性、

優缺點,至今最讓我感到滿意和挫折的一件事等。總之,在個人EQ、做人處事方面的

問題被問到蠻多的,而且也要花蠻多時間回答的,所以我真的講的口乾舌燥。

面試結束後,我收到了交通補助費250元,也順帶問了一下從面試開始就在隔壁會議室

拼命用日文交談的歐基桑是幹嘛的?答案是隔壁在和東京的總公司做視訊會議。踏出該

公司後,我才仔細的回想剛剛的面試情況。東京威力從筆試、面試到交通費,所有的作

業模式都有日系企業的影子,雖然說它本身就是日本的分公司,只是我沒想到能做的這

麼徹底,我甚至懷疑,我所填的問卷內容是直接日翻中,而後被print出來的。

面試結果要一個星期後才會知道,不管我的問題回答的好不好,我自認我很真誠的在面

對這次的口試,希望主管不要覺得我很做作就好,哈哈!最近一連去了三家公司面試,

儘管型態不同,也都有得到一點心得啦!東京威力讓我見識到日系公司龜毛的程度,所

有的過程都很嚴謹,從頭到尾小姐A主管B不曾對我笑過一下,就連拿交通費給我的

時候也是喔!你知道我人很阿呆,即使沒做錯什麼事,也會害怕人家板著臉孔對我,所

以當我面試結束的同時,我覺得自己當天的精力就像被抽乾似的,在搖晃區間車上睡的

很死@@

其實,在面試過程中我有被問到,若我不走本行,除了日文之外,還有什麼優勢?其實

我真的不覺得自己的努力會輸日文系的學生,但被問到這個問題時,好像是對方在告訴

你:「摒除你的專業,依你半弔子的日文實力,憑什麼我們要任用你?!」或許是我自

己多想吧!但我從未因為自己去過日本留學而自滿過,我甚至想好以後工作後的進修計

畫,因為我是真的喜歡日文,真的想將它當成母與一般來使用。所以即使過程中因他人

而感到不快,我也不會放棄的,因為我不知道自己能放棄的東西還有多少,說到這裡就

有點感傷了,哈哈!

 

 

最近用電話又面試了幾間人力公司,接受了他們推薦的工作,目前處於等待的階段。回

想之前的經驗,下午一點面試的公司通常都需要筆試,有人陪伴的面試通常也不能讓我

「稍待一會就出來」,面試官的問題也像是機車比賽似的,每個人都想拿機車獎。

但儘管如此,我還是逼自己要有殺不死的熱血,拋棄本行而走日文的相關從業這條路是

我自己的選擇,我絕對不要還未嘗試就輕易放棄,不管是下午一點的面試,還是機車等

級的主管,我都不怕!!快點call我去面試吧,拜託啦!口以嗎?

 

 

tarmik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