轉載自「PChome個人新聞台 2005-08-08」…

畢業後,要做什麼性質的工作呢?

如果真的如我所願的話,我希望自己能從事新聞工作,這是我的夢想,並且也夾雜了「得不到,總是最好的」一種迷思,所以,如果真的有神燈巨人的話,我應該會選擇新聞工作(會說「應該」是因為,我肯定自己會「先選擇」當個億萬富翁吧!哈…)

如果根據朋友們所給的建議,我適合去擺地攤、做傳銷工作,甚至適合當個心理輔導員,很意外嗎?是的,就連我自己也很意外!適合當心理輔導員的由來已久,正確的說,應該是以往「日積月累」的功力,才讓大家有這種感覺的吧!

其實,這一切也都要感謝大家,常把內心話對我說。以前國中的同學都說我是個很好的垃圾桶,看來這真的不是恭維的話。(這樣會太驕傲了嗎?)也是因為如此,才讓我發覺:人啊,對自己重視、親密的人,越害怕說出心裡真正的想法!究其原因,或許是害怕一旦說出真相,伴隨而來的結果不是心臟所能負荷的吧!

每每在談話的過程中,大家最常對我說的一句話就是:「我很貼心!」我很貼心嗎?!其實我並不是這麼想的,因為在我的觀念中,「我」僅是一個旁觀者的角色,也是因為這個角色,讓我得以窺視他人的內心。如果真要說我做了些什麼的話,我承認「順水推舟」這個情分,我是做給大家了!

長久下來,我開始覺得自己是悲哀的,甚至是發自心底悲傷的。難道這就是我的價值嗎?除了當個好的傾聽者,我不值得得到更多?!這是一種偏激的想法吧!雖然在腦中偶爾會有這種想法一閃而逝,我還是樂於當個傾聽者。

支持我這麼做的動力就是:「至少還是要有人得到幸福吧!」我是這麼想的,否則,他人瓦上霜又何必我去煩心呢?看朋友愛得苦痛,有時候我是義憤填膺的!多幫助一個人,無非是希望哪天他人也能夠成全我吧!不知道這樣的出發點是不是帶著狡猾的成分,我無法多做他想…

老實說,有時候看著別人幸福,不免會有自己過得很悲哀的錯覺…這就是所謂的自怨自艾吧!(真討厭這樣的自己!)最近過得莫名感傷,我想,一定是因為我的皮在癢、把論文丟在一旁的報應吧!夠了,該停止了!從明天起,除了論文的事,別花心力去胡思亂想了!是該打氣精神來的時候了!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armiko 的頭像
tarmiko

   兎に角

tarmik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