私は長所は明るくて、おしゃべりなところだと思います。

そして、人と話すのが大好きですから、友達がいっぱいいます。

時々、私はちょっとうるさいと私の友達は思っています。

でも、私の短所は傷つきやすいとこるです。

友達から悪い言葉を聞いたあとで、気分が悪い。

時々、親しくない友達にびっくりされました、本当に残念だった。

* * *

「泣き虫」,意即中文的愛哭鬼,自我出生以來,就像詛咒的種子一般被栽種在我身上,我想,它勢必要伴我老,至死方休吧!

其實,我已數不清多少次為了自身的性格缺陷而哭泣,在我的性格之中,最迷人也最為人詬病的就是爛好人的個性。這種沒有底線的個性固然吸引了很多愛我的朋友,但相反的,也替我自己豎立了許多無形的箭靶,不幸的是,這些箭靶的瞄頭始終指向於我。

我是沮喪的、真得很沮喪,很多時候我搞不懂自己為何總是要熱臉去貼對方的冷屁股?不懂我為何老是在做付出真心的爛好人?明知道真心人本來就是可遇不可求,為何我還是學不乖?學不乖的下場就是一再地哭泣,每每我以為自己再也哭不出來時,淚水依然無意志的流下時,我真得好恨自己。

今天哭了半天,從學校哭回家,從回家哭到剛才,這樣的哭法彷彿要把眼睛哭瞎似的,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!我只是突然覺得我從未像今天這麼恨過自己、恨過這麼面目可憎的自己!為什麼我總是要裝作不在意,總是要一再地被他人挑戰自己的底線,到頭來再把自己折磨的半死我才願意停手,為什麼?!

其實,我最大的痛苦在於,為何我總是被當成箭靶,就因為我總是自娛娛人,所以我一定得當個真正的小丑?我就不能是單純的我,一個只想讓自己和朋友快樂的我而已?!我瞭解是我自己總是給他人傷害自己的機會,我總是瀟灑的說我不在意,但其實我的淚水總是滴進心裡,直到有一天,心湖再也不堪負荷時,我只好選擇以毀滅自己的方式,將自己的痛苦宣洩…。

我好累、真得好累。來日本前,我不覺得自己是個難相處的人,但我現在開始討厭自己了,討厭總是給他人傷害自己機會的我,我難辭其咎,也不置可否。因為我清楚的知道,是我給對方這樣的機會。或許我總是天真得以為,這是與人的相處之道,所以我可以任意的踐踏自己的自尊、可以在同儕中裝瘋賣傻,等驚覺自己遍體鱗傷時,才來懊悔、怨恨如此不堪的自己。

這就是我,一個矛盾的綜合體,無論經過幾次教訓,依然捧著自己真心待人的笨蛋,真心的笨蛋。何時,我才能學會對人冷酷、學著保護自己不再在這樣的惡性循環中痛苦掙扎。

* * *

我想,隨著年紀的增長,我變得更加懦弱了吧!最近我總會想起研究所時期,班上男生雖然把我當成「笑話」,卻也是班上的「活寶」,常常只要我出聲要求,得到的便是一呼百諾。於是,我恐懼現在脫離掌握的現況,更不願意相信,自己會變得這麼難以相處。

我遺失了長久握在手中的鑰匙,在到不了對岸的同時,也解不開深埋心中的鎖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armiko 的頭像
tarmiko

   兎に角

tarmik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