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7年的4月3日,是我入住蓼蒼的日子。

08年的3月31日,是我離開蓼蒼的日子。

留學日本的第一年,在蓼蒼渡過的每一個日子,在蓼蒼認識的每一個人,都讓我難以忘懷。

從陌生到熟悉,從熟悉到留戀…,老實說,離開蓼蒼的那一刻真的讓我很不捨。

不捨得這裡的一景一物,更捨不得一同渡過每一個片段的朋友。

不是沒想過會有離開這裡的一天,只是沒想過自己會如此躊躇不前…

我想,捨不得的不只是朋友之間的情誼,還有在分離後,排山倒海而來的寂寞吧!

蓼蒼最早離開的是泰國的SOI,雖然回日本之後還見得到面,看SOI要離開的前一天,看著與他一起喝酒話別的YUKI和阿堯,我口中未退冰的啤酒,嚐來是苦澀的。

接著千慧和阿堯也陸續離開了,蓼蒼寮隨著大夥兒搬家、歸國的腳步,顯得冷清。

冷清到連主任或小義大利要走了,都讓我覺得有點不捨了,我想,我一定是又中了「感情用事」的四字圈套,否則也不會如此「敵友不分」了,呵呵。

以後大夥要再聚在一起,漫無目的的談天說地,或許是沒機會了。

所幸,我一直妥善的保存著大家一同出遊的照片,看著照片中微笑的大家,讓我感到不這麼孤單,也期待蓼蒼的盟友們,有再相聚的一天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armiko 的頭像
tarmiko

   兎に角

tarmik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