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在室友的陪同下去看了皮膚科,初次體會到日本的超高醫療費,圖的左下角就是我看診費的金額,2720日圓,雖然學校會幫忙負擔百分之七十,但這麼貴的醫療費還是讓我嚇了一跳!看來每年的醫學院考試會有這麼多人擠爆頭不是沒有原因的,醫生這個行業果真到哪都有賺頭!!但比較奇怪的是,我的藥品費折合台幣差不多70元,跟診療費有著天差地遠的差異。

圖的右上角,由右至左分別是:1、消毒水(藍色的液體);2、綠色包裝的藥膏;3、藥膏下格子狀的紙具有防水的效果,是洗澡時候用的,薄薄的一張紙,還具有透氣效果,真得很神奇!當然它的價格也很「神奇!」;4、3M的膠帶,這是我從台灣帶來的;5、消毒用的棉花棒,包裝下頭白色的部分是用紙做的,以方便撕下,這麼貼心的設計,但價錢卻不太貼心,呵呵…

算一算,因為自己久病不醫付出的代價可真不小,因為我還花了不少錢再去買紗布、棉花棒之類的,這算是給我一個教訓,不要太相信自己的身體狀況。


右手的無名指現在帶著白色的「戒指」,行動不太方便,昨天洗澡的時候覺得左手很酸,因為現在做什麼都用左手在做。這讓我想起大學時的體育課手受傷,有好一陣子都是湘湘在幫我換藥,甚至還幫我洗頭;念研究所時,也忘了是什麼傷,常纏著君宜幫我擦藥。直到現在我才發覺,這麼多年來,身邊一直有很貼心的朋友在照顧我,所以我將一切視為理所當然,甚至成了一種習慣。

但是來到日本後,很多時候我都不好意思開口,以前的女性朋友只要看我一個眼神就知道我在求助於她,大家都不吝惜的對我伸出友情的雙手;至於男性朋友,雖然常覺得我是個很吵鬧的小孩,但也因為覺得我是個有趣的人,總不自覺得把我當成孩子對待,所以很多事都是順著我的意。

其實我從來都不覺得自己是個任性的人,但現下看來似乎不是如此,正因為我現在過著有別於以往的生活,所以我在一開始很徬徨,只要一遇到不順心的事我就會非常難過。但現在回想起來,不免覺得好笑,笑自己連這麼一點小事都要自憐自艾。於是我開始瞭解為何律子總是一直說我很沒用,也開始覺得龍龍罵我的那些話說的很對。

我不知道有了這樣的體悟算不算是已經在檢討了,就像我當初來日本前預想的狀況一般,除了語言的學習,我將體會到更多不同的生活。三個月的日本生活已經悄悄走過,我想這段前期的生活,算是我的痛苦掙扎期吧!往後,是否會再遇到難過的事不可預知,但我想,往後我不會再這樣呼天搶地的將自己「可憐化!」

一來,這麼做真得很愚蠢,二來,也不會有人心疼你。小朱跟我說過,人在異地生活防備心都會比在國內高出許多,所以要找到真誠對你的朋友真得不容易。的確,大家連照顧自己的時間都沒有了,誰還有心力去投注那樣不確定的情感呢?突然驚覺自己一直在做著令關心我的人傷心的事,真的是個大笨蛋!

不知道這算不算是當局者迷,我總是對自己的事看不清,總是很迷惘,所以我很需要朋友。現實生活中,我常在迷路,研究所的指導教授還開玩笑建議我將指北針裝在機車上;在心靈層面上,我常感到很不安,所以無論做什麼事,我都想找個人報告,倘若大家都沒空的情況下,我也得在網誌上做個交代,我想這就是我一直很孩子氣的一面吧!

其實有朋友問過我,為何總是有這麼多話題可以聊,我想,或許因為我真得很怕寂寞吧!透過一來一往談話的方式,我可以確定還是有人在關心自己,我也樂於述說生活的點滴,希望朋友跟我一起快樂的活著。所以我寧可說著很冷的笑話被朋友吐嘲也樂此不疲,一切都是寂寞使然吧!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armiko 的頭像
tarmiko

   兎に角

tarmik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